W.E Plus之城 联合办公空间设计
建筑改造丨北京丨8000㎡丨2016丨公开竞赛丨第三名

未来办公的趋势 

库哈斯在2016 AIA大会上如是说“如今建筑界有一个严重的问题,人们不愿去和自己理念不同的人
交流,我们的速度对于硅谷来说实在是太缓慢了 ”。互联的世界新事物日新月异,虚拟现实、人
机智能都会在不远的将来重构建筑师的存在意义,和我们关系最密切的莫过于时下流行的
CoWorking,其完全的更新了我们对办公这一概念的理解,基于互联时代的组织形式和工作方式对
空间形式的新需求给建筑师带来的是挑战当然也是机遇。

北京经开WE Plus之城创意设计竞赛,让我们有机会对几个问题进行思考。

未来人们怎样工作?
未来办公的空间形态?
什么样的环境有利于创意?

我们希望通过对这些问题的思考,让提案给予场地一个现实性的解决方案,能迎接未来,并推动创
意园区建立的空间模式、社群模式和经济模式。

办公空间的发展和趋势

19世纪末福特主义(Fordism)的办公室设计由泰勒高效原则影响。空间的设计由提高工作效率和
优化管理机制出发,如何最大化的提高生产率作为设计的目标。空间内往往强调工人的相对集中,
减少不必要的相互沟通。一个明确的层级系统,利于等级化管理。

1940年出现的“Burolandschaft”开放式布局,通过小隔间给员工每一个人都提供平等的空间,为的
是营造无层级的办公环境。这种开始试图在办公空间内避免明显的层级系统出现,为个人提供相对
独立的空间还是基于新的生产关系和企业低投资高回报的诉求,标准化的小隔间同时试图促进企业
组织的创新和可持续发展。

1970年的后福特主义,全球经济体系重新定义了企业和个人的关系,不仅办公室内出现了更多的流
动空间,小隔间和开放的公共办公同时出现在办公建筑内。同时更多的自由职业者选择在家办公或
者其他灵活的方式参与工作,后现代的差异性和异质性开始浮现。

今天,移动互联网、共享经济的热潮下,如何工作、在哪里完成工作,都有了新的定义。人们在重
新构建办公这一行为,但是无论办公空间的形式如何变化,办公空间(写字楼、办公室、办公桌面
系统)的设计无不反映了当时的生产关系和组织方式。办公室作为提高生产力、体现生产率的工具
,无不体现着利益的原则。

基于这个原则,那么我们认为创意工作未来发展的趋势有这些:

工作场所的多样性
今天基于移动互联网和新的技术,更多的非正式的工作空间被激活,咖啡馆、机场、交通工具都可
以成为办公场所。任何人可以在任何地方办公。

碎片化的工作机会
从集约经济到共享经济,新的经济模式和新的生活方式带来了工作机会的增多,世界又平又湿,个
体有更多的机会和方式进行工作。工作更多以任务来组织,而不是用旧时代的方式 – 时间框架来规
范。

移动办公和固定办公室相互补充
今天移动互联和全球的连通,重构了办公的世界。移动性带来了ABW,(Activity-based Work
Environment),即“基于活动的工作模式”,简单的说就是“移动中的办公”。 不管我们从事什
么样的工作,我们一直在移动中。那么手头上有合适的工作场所和工具的价值也远比特定的办公桌
和办公空间要重要。
同时随着办公室旧的基本功能 – 控制权力的下放,许多人认为,固定的办公室不再是办公的必要需
求,但我们认为办公室不会过时,而是要被重新定义。人们一定要在这里获得一些不能在其他地方
获得的东西。面对面的沟通协同以及升级社交圈和有机会拓展业务将会是固定办公室能提供给人最
有价值的东西。新的办公空间的价值将由其带来空间外的额外价值(资源、效益、竞争优势)来决
定。

大量的协同工作
共享经济的聚合效应,带来了空间对复合性和高效率的追求。今天的创意工作本身意味着频繁的合
作。合作产生更大的受益继而促进更多的更紧密的协作。
创意团队(设计、科技、影视、新媒体)的创意工作也许最不需要的就是办公空间,大部分的创意
工作不是发生在办公桌前。他们更需要的是作品传播的机会、企业文化展示的空间,今天的创意工
作(设计、科技、影视、新媒体),将不只是处理问题和项目生产,更多的是如何协作,相互联合
相互激发,如何创造性的思考和沟通。如何通过园区进入到创意产业的产业链,获取产业链上下游
的资源,是他们最需要的。创意园区必须能够满足这些需求。

更多的当面交流
飞速发展的信息技术让我们的世界关系更加密切, 在竞争对手较多的城市,人们的工作时间会变
得更长。面对面的沟通和电子沟通是相互的补充而非彼此的代替关系。尽管远距离的交流成本已经
下降,接近性却更有价值,因为面对面的交流带来更多信任(尤其是短频但深度的设计服务),能
够比竞争对手有更大的速度优势,未来的趋势是共同目标的人们将更靠近,一个个鲜明的社群将会
慢慢浮现。

面对这些趋势,适合互联时代的办公空间的设计原则

灵活的使用方式
灵活的使用不仅体现在办公的模式上,例如联合办公、共享办公,随着理性高效布置的办公室的作
用逐渐减弱,模块化的家具和储存空间按需分配,办公工具和设施通过灵活使用带来了空间和成本
的最优化。

优化的空间效率 满足多种办公模式
通过空间的高复合性,多个使用者的分享和协同,多种功能场景的切换。将会带给使用者更多的计
划外收益。新一代的创意办公设计的关键就是如何鼓励人们来到办公室,享受沟通分享的过程,用
不同类型的空间满足办公的这四种模式(专注、协同、社交和学习),同时给予工作者选择和控制
的权利。

协调协同和专注的关系
当前的办公设计往往将现代办公的四种模式(Collaboration learning Focusing Socializing 专注、协同、
社交和学习)放在一个空间下,如GOOGLE、Facebook、的大学校园的风格,开敞的大平面。漂亮
的图片、有趣的空间给我们很多的错觉,那里发生的不是人们真正的工作因为高效的沟通带来了个
人隐私和独处可能的丧失,这些是我们在漂亮的图片中看不到。更多的人开始抱怨噪音,关于隐私
的缺乏,关于可怕的均匀性。大部分人更喜欢开放式的平面和标准的办公室布局之间的平衡。

可复制的模式
一个可复制可展开的模式,通过适应性的办法,让新的办公模式可以适应商业的拓展并在城市的其
他地方复制。才有机会将社群(空间供给者各种资源配置最合理化,空间使用者收益最大化的结果
一定是生态社群的建立和持续运营)迭代滚动建设,给予使用者在城市范围甚至世界范围更方便使
用的机会。

花园办公室

基于分析和研究,设计被分解成了两个具体问题,
如何构建激发创造力的空间?
个人空间和开放空间的关系?如何取得专注和协同的平衡?

空间如何产生创造力,这有个小故事

2000年皮克斯工作室新楼的设计中,当时的老板Steve Jobs决定,整个大楼设置一个入口,并且把礼
品店,咖啡店,餐厅,邮箱,和卫生间放在在建筑的中庭,是的,卫生间放在中庭,而且是唯一的
卫生间。他坚信,最好的会议是偶然发生的,在走廊或停车场。在去咖啡馆或浴室的路上,即使你
再是个IT NERD卫生间还是要去吧,那么就在那里遇到人,交流讨论从而激发产生创意。他知道为
每部电影建造独立的工作空间会将大家隔离开,而创意并非一项个人独立完成的工作,只有偶然的
碰撞才容易擦出自由的火花。
– 《The Creative Walk》 David Shaffer

万能的Steve Jobs不是真正的万能,皮克斯的成功和办公室的设计有多大关系都不得而知,而且基于
所有人的一直反对,最后卫生间还是放在建筑的角落。对于我们,重要的是这个总是异想天开的人
抛出了这个题目,空间是怎么才能促使人相遇并让这些设计工作者通过碰撞产生一个好创意的?

“什么样的环境有利于创意出现呢?”
“当一种环境能让人更加方便地去接触‘开发相邻可能’时,这种环境就具备了最大的创新潜力。”
-《伟大创意的诞生》史蒂文•约翰逊

星巴克 & 花园
星巴克调查发现,其实人对咖啡品质并没有特别的要求,人们需要的是一个可以放松并产生归属
感的地方。和办公空间不同,星巴克的空间易读,也更为亲切。你知道你可以坐在哪里,你会发
现总有你想坐的地方。
建筑师常常很失望,特意设定的空间并不发生所期待的行为。因为人活动的多样性,进行工作发
生协作沟通往往是多样性的。很难自上而下的进行设计和规范。

我们希望在场地的中央,围绕现有长楼梯营造一个“花园办公室”。
一个所有人都能够共享的办公室。一个让人轻松分享和交流的地方。
一个连续的花园,“花园办公室”和屋顶露台以及室外的庭院联通成一个连续的路径,最终能联
系到园区的步道系统,人们在行走的过程中,随地可以停下办公,随时可以参与社交和协作。
一个高效率复合功能的“花园办公室”,这里尽量多的容纳互动的功能。同时通过社交(共建农
场)、相遇(多样化空间)、分享(共享图书馆)、展示(产品作品格子展示)、协助(园区集
市)等活动和事件,激励进入园区的使用者主动和被动的相遇,从而产生更多的分享和协作。
一个24小时线上线下的“花园办公室”,进行着使用者物理的和虚拟的互动,帮助建立相互信任
最终促进更多的协作。
一个使进入园区的用户都能获得进入产业链机会的“花园办公室”。凝聚共同的目标,产业链上
下游企业在这个空间内的聚合,知识共享,资源分享,相互互补,拓展业务提升能力,实现客户
共享和互惠效应。从而最终能够形成以创意产业为核心支撑的产业链聚合的社群。一个生态意义
的社群。

构架 & 填充
一个木构架系统作为“花园”的基本构架。协作和社交的功能以模块的形式插入到构架中,就像
花园中放置的不同类型的椅子。这些功能的发生是没有计划的,而是自下而上的发生的。格子分
配了二维码,想展示产品,想共建农场、想分享自己的物品,想寻找事业伙伴或者产业链资源的
人都可以通过二维码扫描来租用功能模块,来和他人互动和协作。这些填充进去的功能是由使用
者共同建设的,成为发生互动的重要场所,通过实体的互动,促进线上社区的同步建立。最终帮
助一个创意社群的成功构建。

协同 & 专注
(2007年,60%的个人办公+40%的协同工作,2015年,45%的个人办公+55%的协同工作。
– Gensler.)
办公空间的设计是需要通过一些列设置,满足工作的四种模式需要。合作(collaboration)专注
(focus)学习(learn)社交(socialize).伴随着办公室空间设计的发展, 办公室空间设计一直存在
的问题是,如何平衡个人空间和集体开放空间的关系。随着协同工作的增多,办公空间内的公共
空间对需要专注办公的人来说存在着困扰。尤其联合办公和共用办公室内,这个问题更为严重。
所以我们将多样性的社交以及协作行为整合到“花园办公室”,与开放办公区保持一定距离。
开放办公区提供多样性的适合专注工作的空间。

选择 & 控制
在开放办公区是以联合办公的方式提供给所有使用者,工位、会议室和其他相关服务设施都可以
通过线上租用。根据创意工作本身的多样性,提供多类型模式的办公空间。给使用者选择和控制
的权利。
同时提供各种自由个人空间。鼓励人以自己喜欢的姿势办公,坐、站、行走等来办公。
通过隔帘系统,使用者可以自己控制与开放空间的关系,在需要专注办公的时候不被打扰。
为小组办公提供了时间和空间上的弹性。

园区 & 社群

创意产业,重要的是经济因素,从研发,制造到市场是一个统筹思考的经济过程。
园区未来的主体使用者将会是以自由职业者、小的创意团队和初创设计企业为主,相对于单纯的
办公空间他们更需要一个能够提供升级社交圈和拓展业务可能的空间。

我们希望这个“花园办公室”的模式能够在整个园区内复制,沿着整个步道系统,人们在行走的
过程中,免费WIFI和电源等基本设施提供了使用者随处办公的可能性,并且作为节点出现的“花
园办公室”让人轻松的参与社交和互动。
人在行走中办公,在“花园办公室”社交,并在移动中利用园区内的各种生活所需的功能设施。
社群自然的被构建起来。